•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
    1.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     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        <output id="aetbp"><font id="aetbp"></font></output>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      1. <output id="aetbp"></output>
        <li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thead id="aetbp"></thead></ins></li>

        1.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nobr id="aetbp"></nobr></ins></dl>
          <dl id="aetbp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etbp"><bdo id="aetbp"></bdo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put id="aetbp"></in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thead id="aetbp"></thead></ins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etbp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etbp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output id="aetbp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值班夜强行上了处女同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班夜强行上了处女同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班夜强行上了处女同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 这对男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女朋友叫苏蔓,是个嫩模,自从跟她好上了之后,就整天提心吊胆的,总害怕她有一天给我戴帽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毕竟她职业特殊,再加上她是属于身材跟脸蛋都很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,我的预?#24615;?#26469;越强烈,因为她太不正常了,经常夜不归宿,即便回来了,也是倒头就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天晚上,她又回来了,刚换上拖鞋就去卫生间洗澡,我感觉她是想要消灭一些关键性的证据,别怀疑,我大学学的可是心理学,我善于思考,趁她还在洗澡,我就偷偷的打开她的包拿出了她的手机,翻看了一番之后,有条信息让我感觉很?#27426;?#21170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给她发消息的,是一个叫着coco的女孩,那女孩我也见过一次,也是个野模,消息的内容是:蔓蔓,听说你马上要做女一了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做野模之外,我女朋友还兼职做演员,这一点我是知道的,只不过,她一直都是龙套角色啊,扮演?#23601;?#23467;女,偶尔还客串太监什么的,做女一号?难道是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当时心里就是一凉,这年头,女一?#25293;?#20010;不是跟床?#22812;?#30340;?你不脱不睡,能做女一号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更加的胡思乱想了起来,这个时候,卫生间的门哗啦一响,我赶紧将手机放了回去,苏蔓裹着一条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,这女人,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直接走进了房间,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换上了一件淡绿色的薄纱束腰短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假装随意的问了一句这大晚上的还换衣服干嘛?她笑着跟我说有个姐妹过生日,聚聚,说完,拎着包就出了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?#27426;?#22768;色,估摸着她下了楼之后,就用最快的速度跟了出去,想给我戴帽子,我死也要死个明白不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了楼,我一路跟在苏蔓的身后,大概在二十米开外的样子,路灯?#34892;?#26406;胧,苏蔓丝毫没有察觉,过了一会,她掏出手机,放在耳边,发嗲的来了一句,“亲爱的,到了没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当时一听,差点就要过去跟她讨个说法了,你大爷的,你偷人就偷人吧,用得着这么光明正大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真庆幸自己跟了出来,要不然,别说绿帽子了,就是头发被她染绿了我都不知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心里憋着一口气,我在想要不要捡块砖头,待会等到她奸夫出?#20540;?#26102;候,过去就给他妈的一梭子,别怀疑,我发起狠来,我自己都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了想,?#19968;?#30495;就在周围扫了一圈,算他妈运气好,?#21592;?#27809;砖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苏蔓打完电话之后,接着往前面走,很快就到了马?#25918;员擼?#25105;紧紧的跟了过去,还没等我跟到她身边,一辆拉风无比的白色双门跑车就在她身边停了下来,苏蔓拉开车门,一把就坐了进去,随即跑车发动,瞬间就离开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操,这跑车什么牌子?#19968;?#26469;不及看呢,不过,后面是四个排气管,一看就是吊炸天的那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赶紧跑了过去,拦下了一辆的士,司机问我去?#27169;页?#30528;前面就是一指,“大哥,帮我跟上前面那辆车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的士大哥忍不住来了一句,“好?#34507;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心想,你他妈管他是好车还是破车,让你跟你就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不是车流的高峰期,跑车开的很快,眼看着都要没影了,我问司机跟不跟的上?司机大哥又来了一句,“够呛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心说,完了,这下没了证据,苏蔓那贱人是不会承认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知道还没等我想完,司机大哥声音陡然就变了,“这位?#20540;埽?#25105;说的够呛是别人,你今天运气好,搭的是我的车,坐稳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,连续?#36214;鹿业擔?#29467;然一脚油门,这破的士顿?#26412;?#24448;前窜了出去,连续的超过十几辆车之后,终于?#24378;?#35265;了那辆跑车的车尾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暗之庆幸,看来我今天运气的确不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跟?#25293;?#36305;车,大概又往前开了十多?#31181;?#24038;右,它终于是停了下来,我也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,丢给了司机大哥,司机大哥还?#20262;?#35201;给我找钱还要给我递名片,说下次再搭他的车,我现在那有这个心情啊,我推开车门就走了出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了车我才发现,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我们江海市最有名的娱乐场所名媛KTV的门口。此时,苏蔓偎依?#25293;?#36305;?#30340;?#23601;在前面走,那跑?#30340;新?#30528;苏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忍不住就骂了一句:“好一对狗男女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尾随着这对狗男女,我看见他们进了名媛KTV的大门,然后被人引着进了电梯,我不敢跟的太近,生怕被他们发现,不过,我留意了一下,他们上的是三楼,待到他们上去了之后,我才赶紧搭乘下来的另外一部电梯跟了上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在我到了三楼之后,竟然没发现他们的身影,我顿时?#20174;?#36807;来,应该是那跑?#30340;性?#23601;订好了房间,两人现在已经进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对狗男女,还真是挺迫不及待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我更迫不及待,我倒要?#32431;矗?#20182;们奸情撞破的一瞬间,苏蔓那贱人是副怎样的表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此,我开始一个包间一个包间的查过去,名媛KTV很大,三楼的包间也很多,好在现在KTV的房门都有规定,不能?#27492;?#32780;且门上必须要有透明窗,所以,查起来也并不是太费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?#34892;?#25151;间还是挺费劲,灯光朦胧的,人影都看不清,这一番折腾下来,废了我?#25490;?#20108;虎之力,终于在走?#26579;?#22836;转头处的一个包间发现了这对狗男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包间不算很大,我顺?#27431;?#38376;的透明窗看过去,茶几上摆满了东西,饮料红酒果盘零?#24120;?#24212;有尽?#26657;?#37027;跑?#30340;?#23558;手搭在苏蔓的肩膀上,一人一个麦克风,也不知道在唱什么歌,不得不说,名媛KTV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站在门口,假装拿着手机打电话,我在想,待会该用怎样的一种方式进去,既不让自己丢脸又能保持一定的风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再也忍不住了,我一把推开包间的大门,朝着里面就吼了一句,“好一对狗男女,玩的挺尽兴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包间的歌声开的并不是很大,我这突然闯入,又来了这么一句,苏蔓顿?#26412;拖?#20102;一跳,不过,那跑?#30340;?#21482;是微微的一愣,随即,依旧搂着苏蔓,将歌关了,然后斜着眼睛看着我,“你他妈谁啊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问我是谁?”我点点头,一阵冷笑,“我是他男朋友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苏蔓赶紧站了起来,“谢霆,你怎么来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怎么来了?我再不来头发都要变绿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又是一声大吼,说完,我走过去,将苏蔓一扯,那跑?#30340;幸不?#20102;,瞬间站了起来,将苏蔓一把又拽了回去,还不痛不痒的来了一句,“哦,是你啊,我听蔓蔓说过,看来,还真是鲜花插在牛粪上,不好意思,今天晚上,蔓蔓是我的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的人?”我的怒火腾的一下子就涌了上来,?#39029;?#36807;去,朝着这个混蛋的肚子就踹了一脚,那?#19968;?#21710;呀一声,顿?#26412;偷?#22312;了?#21592;?#30340;沙发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19968;?#24819;冲过去,苏蔓突然一把就挡在我的面前,她看着我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谢霆,别闹了,你要知道,你只是谢霆,而不是谢霆锋,我要的那种生活你给不了,我们分?#32844;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 我真?#34892;?#38662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本来还对这贱人存有一丝幻想,没想到她竟然这样损我,我感觉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,不过我必须要给她一点反击,要不然,我他妈都不是男人了,想了想,我微微的一笑,咬了咬牙,“哼,我是谢霆锋,你他妈也得是张柏芝啊,你是吗?分手??#20146;。?#20170;天是我甩了你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着苏蔓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,我狠狠的又来了一句,“还?#26657;?#19977;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句话,是我看多年网文学来的,男人嘛,痛,也要放在心里,气势,那是绝对要做到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感觉今天晚上挺狗胆包天的,虽然被甩了,可我被甩的有骨气,?#22253;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沙发上的跑?#30340;?#26126;显打不过我,都不敢起来了,说完最后一句话,我就准备潇洒的离开然后回家好好的哭一顿狠的,以祭奠我们曾经的青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这个时候,包间的门再次推开,四五个穿着黑色西服别着耳麦的人走了进来,应该是名媛KTV的保安,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魁梧,这个人刚踏进门,沙发上的跑?#30340;?#39039;?#26412;?#22823;叫了起来,“雷哥,别让他跑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他不说,我也跑不了,门口已经被挡住,那为首的?#24576;?#20026;雷哥的人从进来的一?#26448;?#23601;死死的盯着我,我感觉他的目光?#34892;?#24618;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盯了我足足有一?#31181;櫻?#20182;才喃喃的说道:“敢来名媛闹事,你胆子挺大的嘛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刚我是怒火攻心才敢闯进来出?#20540;模?#29616;在,见这?#19968;?#30447;着我,?#19968;?#36523;都发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只是一介普通青年啊,来这?#20540;?#26041;撒野,说实话,还真是找死,我感觉后果?#34892;┭现?#20102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有恃无恐了,那跑?#30340;?#20174;沙发上站了起来,狗仗人势,走到我面前,突然拿起了玻璃茶几上的一瓶啤酒,狠狠的就砸在了我的额头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闷哼一声,血,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流,不过,我不?#20063;粒?#37027;名叫雷哥的混蛋气势太强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依旧死死的盯着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操你妈,你知道我是谁吗?敢打我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跑?#30340;?#35828;完,扬起了?#31181;?#30340;半截啤?#30772;浚?#36824;要狠狠的扎过来,我本能的抬起了手臂,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叫着雷哥的?#19968;?#31361;?#24576;?#25163;,他的速度很快,只是一下就拽住了跑?#30340;?#30340;手腕,随即缓缓的说道:“敢动周少,你还真是找死!周少,不劳你大驾,我来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,他朝着我的腹部猛然就是一脚,这?#19968;?#36409;的又快又狠,我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,然后死死的跪倒在包间的地毯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感觉肚子都要被他踢爆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转动了?#36214;?#33046;子,将跑?#30340;惺种?#30340;啤?#30772;?#25343;了过来,很随意的丢进了垃圾桶,不痛不痒的说道:“周少,不好意思,出了这种事,是我们名媛的责任,今天的单,算我的,小刘,给周少换个包间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了,雷哥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雷哥,那这小子……”跑?#30340;?#19968;脸不爽的看着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一阵冷笑,“哼,敢来名媛撒野的,都没几个好下场,周少,我做事,你放心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就有劳雷哥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玩的开心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跑?#30340;新?#30528;苏蔓,缓缓的出了门,包间关上的一?#26448;牽?#37324;面除了我之外,就只有三个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挥了挥手,指着我,“把他带到仓库去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两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保安走到我身边,将我一把拽了起来,拖着我就往门口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当?#26412;突?#20102;,转过头,脱口而出,“雷哥,雷哥,我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咬着牙,“你再叫一句,我现在就杀了你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下,?#39029;?#24213;傻了,什么叫着现在就杀了我?难道我不?#26657;?#21482;是让我多活一会,我操,这也太黑暗了吧,我只不过是闹了一点事,就要我的命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他这一说,?#19968;?#30495;是屁都不敢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两人拖着我,跟雷哥一起,到了走?#26579;?#22836;的一部电梯,进去之后,一直到了楼下,随即,又带着我七转八转,最后,将我带到了一间宽敞无比但是凌乱不堪的房间,房间里面堆满了东西,应该就是雷哥口中所说的仓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对着两人挥挥手,示意让两人先上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两人言听计从,刚要走到门口,雷哥又将两人叫住,他压低了声音,却清晰无比的说了一句,“听好了,这件事情,别跟任何人说,懂了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了,雷哥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,我感觉自己要完了,这所有的一?#26657;?#37117;?#24039;?#20154;灭口毁尸灭迹的节奏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就不明白了,那周少到底是什么玩意,踹了他一脚,就踹掉了我一条命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,待到那两个?#19968;?#31163;开之后,我赶紧语无伦次的说道:“雷哥,我真不是故意的,你饶了我这一次吧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对我的话充耳不闻,他慢条斯理的点燃了一根烟,随即,又在?#21592;?#30340;架子上拿了一瓶饮料,打开,仰起头,喝了一口之后,才盯着我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,看着雷哥,最后,胆?#21483;?#24778;的说道:“我,我?#34892;?#38662;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的脸色立马就变了,变的阴云密?#36857;?#20182;的表情很古怪,看了看我,突然又盯着自己?#31181;?#30340;那瓶饮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刚刚喝的那瓶饮料竟然是‘东鹏特饮’,形象代言人谢霆锋,此时,谢霆锋的头像正对着我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?#19968;錚?#32943;定以为我是急中生?#24378;?#35265;饮料瓶随便说的一个名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擦,我当时都要哭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尼玛真是倒了血霉,我哭丧着脸,赶紧结结?#26742;筒钩?#36947;:“雷哥,我……我……我真?#34892;?#38662;,没锋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疯?单枪匹马敢来名媛撒野,你还真是没疯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冷冷的说完,我眼泪都要掉出来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赶紧解?#20572;?#21487;我感觉越说越乱,不过,雷哥好像相信我了,他抽着烟,走到我身边,又开始仔细的打量着我,他看的很仔细,我突然又有了一种不好的预?#23567;?br />  这个雷哥,不会是个玻璃吧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操,如果真的是,那我就更操蛋了,这刚被女朋友甩了,马上就要来一个男朋友,我真不知道该用什?#20174;?#35328;来形容我的心情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雷,雷哥,怎么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苦笑了一下,问的很没底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皱着眉头,突然又死死的盯着我,“你刚刚说,你大学毕业,学心理学的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对,对,本科!”?#19968;?#24537;的说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会英语吗?”他突然莫名其妙的又来了这样一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赶紧?#20540;?#22836;,“会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嗯了一声,再次抽了一口烟,“来我们名媛闹事的,就没有站着出去的,上个月,还有个被我打断了第三条腿,你觉得你待会是什么下场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雷哥,我……”我‘我’了半天,就差没尿裤子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名媛的时候,那破的士司机还说我今天运气好,我好他妹,现在好的他妈的命都要没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再次盯着我打量了起来,盯的我真的发毛加颤抖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整个过程,大略持续了接近五?#31181;櫻?#20182;才重新点燃了一根烟,皱着眉头抽了一口,然后掏出了手机,放在耳边,“三夫人,对,是我……您赶紧过来一下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,他挂断了电话,然后又开始盯着我看,一边看,还一边抽着烟,我再次确定,这?#19968;?#32943;定是个玻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妈的,为了活命,?#19968;?#20986;去了,待会如果他真的提什么变态的要求,我肯定要毫不犹豫忍辱负重的答应下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活着,比什么都重要,?#22253;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又在仓库里面待了一会,过了大概十?#31181;?#24038;右,手机响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将手机掏了出来,放在耳边,一边接听着,一边走了出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走后,里面静?#37027;?#30340;,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,试着拉了一下,被锁上了,我暗骂了一句,接着四下打量着,这个破仓库,连个窗户都没?#26657;?#26681;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想着雷哥刚才说过的那些话,还有他的古?#30452;?#24773;跟眼神,总之,我感觉这件事情很?#27426;?#21170;,不过,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到?#27426;?#21170;的地方在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,我听见门外响起了脚步声,我赶紧后退了回来,站在原地,门开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抬起头,一?#26448;牽?#25105;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次进来的,一共两个人,除了雷哥之外,还有一个女人,女人身材高挑,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,五官惊艳,画着淡?#20445;?#36393;着高跟鞋,身穿一件淡蓝色的低胸长裙,露出两条白嫩的胳?#29627;?#39640;挽着头发,说不出的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般的女人,只能用漂亮来形容,而她,我愿意用‘美’这个字,因为,在漂亮的基础上,她还多了一份女人难以言述的成熟魅力,我觉得,这就是所谓的气质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女?#35828;哪?#20809;从进来之后就一直打量着我,而我,也注视着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了一会,她转过头,一边往门口走,一边平静出声,“带他走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 ?#25214;?br />  带我走?要带我去哪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刚我感觉雷哥是个玻璃,一直盯着我看,估计?#24378;?#19978;我了,现在看来,我感觉雷哥更像是个拉皮条的,莫非见?#39029;?#30340;帅,要将我介绍给眼前的这个漂亮少妇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难道,我接下来要被无情的包养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脑袋里面胡思乱想着,还没等我?#20174;?#36807;来,雷哥已经是拽着我走出了仓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问雷哥去?#27169;?#36825;?#19968;?#29702;都没理我,只是撂了一句,不想死就闭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名媛KTV的一楼转了一圈之后,我们直接到了KTV的后门,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将我一把推了上去,我紧张的都不敢说话了,此时,那少妇也坐在我?#21592;?#31532;二排的位置上,雷哥坐到驾驶位,将车发动,刚要往前开,又突然转过头,“三夫人,你真决定这样做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4576;?#20026;三夫?#35828;?#28418;亮少?#20037;?#26377;理会,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声,“开车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在原地调了一个头,奔驰商务车沿着外侧的一条小道缓缓的开了出去,不一会儿,就到了江海市的正规马路上,我坐在?#30340;冢?#24515;里在打着?#27169;?#25105;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,还?#26657;?#36825;女?#35828;?#24213;要带我去哪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我总感觉没好事,我刚这样想着,那女人突然转过头看着我,随即,从?#30340;?#30340;储物箱里面拿出了一卷绷带,还有一瓶消毒药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把头靠过来!”她的话很平?#29627;?#19981;过,却好像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一般,我只能倾斜着身子,她拿出消?#20037;?#31614;,仔细的帮我擦拭了额头跟脸颊上的血迹,然后,将绷带在我的脑袋上缠了一圈,最后,依?#21892;?#38745;的说道:“待会,我让你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,什么都别问,多余的话,也不要说,听明白没有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明白了,三夫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心虽然比刚才在KTV的时候平静了不少,不过,?#19968;?#26159;很忐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19968;?#21018;说完,少妇摇摇头,“以后,你叫我?#25214;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5226;找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?#34892;?#36855;糊了,雷哥叫她三夫人,我叫她?#25214;?是觉得我比雷哥低一个辈分,还是说,这女人要跟我更亲近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我有一肚子疑问,不过,我什么都不敢说,我知道我的命捏在他们的手上,我只求我帮他们一些忙,他们最后放过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奔驰商务车在路上一直往前开,我心里七上八下的,四十多?#31181;?#20043;后,车到了南郊的?#30097;?#30103;养?#28023;?#36825;个地方我知道,是江海市最出名的医疗机构,风景秀美,环境优?#29275;?#36825;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这地方的疗养费,听说贵的能让你大小便失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心里估摸着,他这一次我真是玩大了,来这?#20540;?#26041;,还让我帮忙做事,不会让我暗杀什么人然后背黑锅吧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奔驰商务车开了进去,在门口停了下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将车熄了火,三夫?#19997;?#20102;我一眼,又平静的说道:“?#20146;?#25105;说的?#21834;!?br />  我赶紧点头,“不问,不说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女人笑了笑,不得不说,这一笑,差点将我的魂都笑没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三人一起走进了疗养?#28023;?#21040;达三楼的一个房间,门口有个看门的保镖,身高至少一米九,表情木纳,见到这女人,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三夫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停住了脚步,“大夫人也来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的,三夫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嗯了一声,转过头又看了我一眼,然后再轻轻的叩了一下房门,保镖推开门,她带着?#19968;?#32531;的走了进去,而雷哥,则待在门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间很宽敞,装修的也很豪华,虽然是病房,可各种高档设置应有尽?#23567;?br />  在我们两个进去之前,房间里面有三个人,一个半躺在病床,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,另外一男一女,男的三十多岁,穿的人模人样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不过我一看到他就?#34892;?#19981;爽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最后一个女人,估计五十多岁,描眉画眼,染着一?#32933;?#40644;色的头发,全身珠光宝气的,不过,见到她的第一眼,我就只想到一个字,?#20303;?br />  这三个人,在我进去的一瞬间,齐刷刷的就往目光放到了我身上,这种眼神,跟雷哥还有三夫?#19997;?#25105;的时候一模一样,好像我就不是这个星球的人一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过来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夫人拉着我,走到那三人跟前,“这是大夫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夫人好!”我按照三夫?#35828;?#35201;求,叫了一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你大哥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哥好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三夫人?#31181;?#30528;床上的那个老人,“这就是你?#32844;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擦,你大爷的,叫大夫人叫大哥都没什么,叫爸?这算什么节奏?我顿时不乐意了,我憋着嘴?#20572;?#19981;出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本以为三夫人跟那个老头会发飙,那知道那老头摇摇头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小颜,算了,改天再叫吧,他一时还没习惯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就?#24039;?#27931;的儿子?”俗到家?#24576;?#20026;大夫?#35828;?#22899;人走了过来,仔细的打量着我,“还真有几分他妈的样子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5226;找蹋?#32769;弟这是怎么回事?”那个被我叫着大哥的人又走了过来,盯着我缠着绷带的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夫人平静出声,“下午从机场回来的时候,在路上遇到一点意外,不过,小伤,没大碍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那男人还死死的盯着我,喃喃的说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颜,扬扬就拜?#24515;?#29031;顾了。”老头躺在床上,始终没有将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,这都怎么了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夫人嗯了一声,“我准备让他休息两天,然后让他去名媛熟悉熟悉环境历练历练,海哥,你觉得可好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行,一?#24515;?#23433;排!”老头?#20154;?#20102;两声,“好了,大家都回去吧,不早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爸,那你好好休息!”年轻男人跟老头说了一声,我们一行人出了病房直接下了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疗养?#22909;?#21475;之后,那俗不可耐的老女人突然冷冷的就说了一句,“小颜,咱们一家人不说两?#19968;埃?#25945;好你的人,站好自己的位置,可别痴心妄想别的东西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知道,大夫人!?#27604;?#22827;人轻声应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儿子,我们走!”老女人大大咧?#20540;?#19978;了?#21592;?#30340;一辆奔驰S600,年轻男人再次死死的盯着我,打量了一会,这才转身,车,快速的出了疗养院的大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跟三夫人坐回到了车上,雷哥将车发动,三夫人说了一句,“去一趟医?#28023;?#20877;让你见个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没说话,将车开了出去,我脑袋里面云里雾里的,我看了三夫人好几眼,这女人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,缓缓出声,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见到那个人之后,你什么都会明白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,眼下,估计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车,开到一半,雷哥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一边开车,一边接听,放下手机之后,说了一句,“三夫人,他,估计熬不过去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开快点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说完,奔驰商务车明显一个强烈的推?#24120;?#36895;度加快了很多,本来四十多?#31181;?#30340;路程,半个小?#26412;?#24050;经到达,车在市区转了一会,最后进入了一个地下停车场,雷哥让我下车,随即立马又换上了一辆奥迪A6,从地下停车场出来之后,直接到达了市区的一家医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医院看上去不大,将车停好,雷哥首先下车,扫视了一遍之后,才让我跟三夫人下来,我?#24378;?#27493;的走了进去,乘坐电梯直接到了六楼,走廊很安?#29627;?#36807;了一会,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将我们三个人带进了一间病房,最后,还说了一句,“他没剩多少时间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让那个医生先行离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病房不大,病床上躺着一个人,?#21592;?#26159;一台心电监护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夫人让?#22812;?#21435;,我慢慢地往前走,病床上的人头上跟我一样,缠着绷带,鼻子里面插着氧气管,看上去奄奄一息。我仔细的打量了几眼,突然,我感觉全身就是一阵颤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,那病床上躺着的人,竟然跟?#39029;?#30340;一模一样,尤其是大家脑袋上都缠着绷带的时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 本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终于明白三夫人雷哥他们为什?#32431;?#25105;的眼神?#27426;?#21170;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明白这两个?#19968;?#25214;我的原因,所有的一?#26657;?#37117;是因为我跟眼前这个快死的?#19968;?#38271;的极为相似,确切的来说,真的可以以假乱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全身哆?#20262;牛?#19977;……三夫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说过,以后,叫我?#25214;??#27604;?#22827;人盯着我,“还?#26657;?#20320;的名字,叫着萧扬,听明白了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不不!”我赶紧摆手,“三夫人,这事情,我做不来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?#30097;?#30103;养院到这里,再加上这帮?#19997;?#30340;那些豪车,这怎?#32431;?#37117;不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,说白了,我这一次真他妈的玩大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做?#32654;矗?#24471;做,做不来,也得做!?#27604;?#22827;?#35828;?#35821;气突然冷了下来,随即,指着病床的那个?#19968;錚?#19968;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为什么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脱口而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下午两点,他刚下飞机的时候,还跟你一样,活蹦乱跳,可从机场出来之后,他乘坐的车,发生了意外,就变?#19978;?#22312;这个样子了,而造成这一切的人,你今天晚上也见过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夫人不急不慢的说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谁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萧龙,也就是你叫了他大哥的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夫?#35828;?#36825;句话说完,我整个人差点都要崩溃了,果然,这游戏要玩出人命的,我操,我死死的盯着三夫人,我感觉这女人他妈的太恶毒了,眼前这个病床上的?#19968;?#39532;上就要挂了,而现在,我又以他的身份活生生的出现在那个所谓的萧龙的面前,那岂不是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敢往下想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看来,你想明白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夫人冷冷的笑了笑,“萧龙已经见过你了,你感觉,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阴我,你故意带我去疗养院?”我感觉自己要豁出去了,我大吼了一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冲了过来,三夫人对着他摆了摆手,“说实话,我见到你的第一眼真的很吃惊,不过,我也不知道你有没?#24515;?#21147;办成这件事,我想冒冒险,所以,我带你去了疗养?#28023;?#27809;想到,你让我很惊喜,尤其是我让你叫?#20540;?#26102;候,你那种纠结无比的表情,真的是一个再合格不过的演员,你将一个从小被父?#30528;?#24323;?#20599;?#21152;拿大孩子的?#33041;?#28107;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,说真的,那一刻我都认为你是萧扬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简?#26412;?#35201;哭了,尼玛在疗养院的时候,我只不过是不想叫别人爸而已啊,那想到会被这个女人如?#35828;?#35823;会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?#34892;?#38662;,大学毕业,学的是心理学,还懂英语,一?#26657;?#20284;乎都是老天爷安排好的,你说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再次的打量着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真做不来,三夫人,你放过我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被她盯的再次发毛,喃喃的说了一句,不过,气势上已经弱了很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说过,你没的选择,现在不是我放不放过你的问题,而是萧龙会对付你,因为,你是他萧家产业继承的唯一对手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夫人转过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萧扬,缓缓的说道:“萧扬是海哥的二夫人所生,从小害怕大夫人算计,被?#20599;?#20102;加拿大,现在,海哥病了,希望见到自己的二儿子,当然,也害怕大夫人跟萧龙斩草除根,所以,就让人接萧扬回来,可没想到还是出了事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三夫人……”我喃喃的说了一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听我说下去!”这个女人打断了我的话,继续说道:“我是海哥的第三任夫人,我叫丁颜,如果海哥死了,我相信大夫人跟萧龙也不会放过我,所以,我需要一个帮手,换句话说,以后,咱们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,要对付大夫人母子,唯一的办法,就是咱们变强,这样,才有可能起死回生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妈的,我稀里糊涂的就参与到人家家族遗产竞争了,我说怎么刚见到萧龙就感觉他不爽了,原来他是随时都要我命的人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我都吓傻了,三夫人缓缓的走到我身边,帮我整理了一?#20081;?#26381;,柔声说道:“放?#27169;?#27809;到最后,谁说我们就一定会输?还?#26657;亲?#20320;的身份,以后,你就是云海集团萧云海的二公子萧扬,别遇到点事情就大惊小?#20540;模?#25026;了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云海集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颤声的看着三夫人,我说怎么听到什么萧家萧家的?#34892;?#32819;熟,原来是云海集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海集团是江海市的龙头,门下有影视公司,房地产,我那个贱人女友苏蔓以前就特别想去云海集团的影视公司,没想到,没想到我竟?#24576;?#20102;那里的二公子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现在三个小时都?#36824;?#36825;也太让人接收不了了吧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看来,你是知道云海集团的,不过,也别高?#35828;?#22826;早,海哥当初跟大夫人说让你回来的时候,可不是让你立马就接受家族产业的,所有的一?#26657;?#37117;需要你自己证明你有这个能力,而且,萧龙还会?#27426;?#30340;给你制造麻?#24120;?#25152;以,咱们以后要走的路,会很颠簸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这女人,似笑非笑,妈的,本来她一个人死,现在,拉着我陪葬,她娘的当然开心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过,你也要往好的方面想,云海集团二公子,一旦成功了,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?”威逼之后,又来利诱,这女人,果然有一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三夫人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叫我?#25214;?”丁颜盯着我,“从现在开始,你要彻底忘记你以前的身份,别怀疑我说的话,游戏已经开始了,要想活,就好好的玩下去,我向你保证,如果你不想玩,就绝对活不过明天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这女人说的话也?#38383;⒉欢裕?#37027;个叫萧龙的王?#35828;?#24050;经见过我了,他能放过我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这游戏真的玩吧?我总感觉也是作死的节奏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犹豫不决,纠结的都要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这个时候,病床?#21592;?#30340;心电监护仪突然滴滴的叫了起来,我一看,刚刚还好好的心电曲线图已经彻底的变成一条直线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扬,真的挂了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意味着,我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吗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正想着,丁颜这女?#19997;?#30528;我,喃喃了一句,“你不感觉,这是天意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意?我感觉老天爷那王?#35828;?#26159;想玩死我!他妈的,我只不过是想来一次捉奸在床,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破事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了,明天开始,就是新的一天,阿雷,这边的事情,你待会处理干净,千万别让萧龙察觉,?#20154;臀?#20204;回去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了,三夫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点点头,又看着我,“你暂时跟我一起住,?#34892;?#20107;情,?#19968;?#35201;交代你,走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为什么,听丁颜说我以后要跟她一起住,我忍不住就想入非非了起来,我发?#27169;?#19969;?#31449;?#23545;是一个能让任何男人都胡思乱想的女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的选择也好,逼上梁山也罢,事情都这样了,我只能是跟在了他们两个的屁股后面,下了楼,我们上了奥迪A6,雷哥又转过头,说道:“三夫人,还有人知道他的身份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这一说,我也是吓了一跳,是啊,苏蔓跟那个周少的贱人都知道我啊,万一告诉萧龙,我岂不是死的更快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说周天跟他的前女友?”丁颜又?#25351;?#20102;平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嗯了一声,“包间的灯光?#34892;?#26263;,?#22812;?#35745;周天看不太清楚,即使看到,也不敢确定,反倒是他的前女友,要不然,我去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,雷哥做了一个刀?#20540;?#21160;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?#25214;?#25671;头,“这是下策,你放心好了,一个小小的模特,还坏不了大事,在一定程度上,还能帮我们不少,现在咱们的扬二少可正需要好好的宣传,要不然,谁知道他回来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茫然的看着丁颜,我更加感觉这女人不简单了,似乎早就有了一系列的反击计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我看着她,丁颜眨巴了两下眼睛,突然又说道:“哦,对了,明天让阿雷给你配一辆车,你自己有什么喜欢的款?#21483;?#21495;没有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当时一听,普通青年的无耻感又涌了上来,既然已经要玩下去了,那就先好好的?#35748;?#21463;享受再说,要不然,到时候完蛋了就更不划算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我又不敢提太高的要求,想了想,我轻声的说了一句,?#25226;找蹋?#25105;挺喜欢朗逸的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朗逸?”丁颜这女人皱着眉头,“阿雷,朗逸是什么车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三夫人,上海大众!”雷哥回过头,也黑着脸说了一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立马转过头,正视着前方,恨铁不成?#20540;?#20919;冷说道:“开车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 暗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2812;换?#26159;一介普通青年,朗逸这种?#30340;?#20837;的了丁颜的法眼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别忘记了,我现在可是萧扬,是云海集团的二公子萧扬,好吧,原谅?#19968;?#27809;有适应这个装逼无比的高大上身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,丁颜再也没有跟我说一句话,一直板着个脸,估计被我气得够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开着车将我们?#20599;?#20102;市郊的渭水庄园,这是江海市的一个小户型别墅?#28023;?#29615;境挺不错,在一栋三层别墅门口停下来之后,我们下了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?#25112;?#20195;雷哥:“阿雷,明天,我要带小扬去名媛,你准备一下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了,三夫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恭恭敬敬的说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好,你先回去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三夫人,二公子,明天见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哥这话一说出口,我整个人都飘飘然的不适应了,没几个小时之前雷哥还吓唬我说要打断我第三条腿呢,现在,竟然叫我二公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得不说,这?#19968;錚?#36716;变如此之快,还叫的这样顺溜,果然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打开别墅的大门,见?#19968;?#24867;在门口,立马过来,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,“不打算进来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实话,我现在还?#34892;?#24528;忑呢,我知道,这门一进,我就算是彻底的上了这条贼船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眼下,?#19968;?#26377;选择的余地吗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丁颜还盯着我,我也只能只快步的走了进去,别墅装修的不算豪华,不过,一点一滴都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客厅的沙发坐下之后,丁颜看着我,温柔的来了一句“小扬,喝点什么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?#34892;?#19981;太适应,忍不住说道:?#25226;找蹋?#20320;还是叫我谢霆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的眼神立马就变了,她缓缓的靠在沙发上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听清楚了,我说最后一遍,游戏已经开始,以后,你的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,一点点的失误,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,懂了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女人,天生有一种气场,我顿?#26412;?#19981;敢作声了,慌乱的点着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想喝什么,?#25214;?#32473;你拿!”丁颜刚刚还阴云密?#36857;?#21487;瞬间,又变的温柔可人了起来,活脱脱就是一个关心晚辈的好姨妈形象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,这女人要是去拍电影,绝对能拿奥斯卡影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随……随便就好!”我都不太敢看着她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嗯了一声,站起身,走向了?#21592;?#30340;一个小餐厅,回来的时候,拿了一瓶饮料,同时,将一个文件夹放在我的面前,缓缓的说道:“这是萧扬的一些资料,你先看一下,我去洗个澡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,丢下我一个人就上了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情都到了这步田地了,看来我真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翻开丁颜给我的所谓的资料,其实就是萧扬的一些简历,除此之外,还有这小子的一张生活照,穿着?#32435;溃?#25105;越看越觉得就像是在看我自己一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扬是萧云海的二老婆沈洛的儿子,出生之后?#27426;?#20037;就被萧云海?#20599;?#20102;加拿大,八岁那年,沈洛去?#28291;?#33831;云海又将萧扬?#20599;?#21152;拿大的一个友人照看,一直到今年萧扬大学毕业,说白了,这?#19968;?#27809;回来之前,跟我一样,也就是一个普通青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普通青年假装普通青年,我感觉还是挺适合我身份的,只不过,话虽然这样说,我自己也知道,这游戏一旦玩不下去了,等待我的肯定没啥好结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萧扬的资料看完?#27426;?#20037;,丁颜从楼上下来了,这女人换掉了以前的那套裙子,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白色家居裙,穿着拖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到我?#20174;?#36807;来,丁颜已经是坐在我的对面打量着我,“看完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赶紧说道:?#29677;牛?#30475;完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之后,我才发现?#19968;?#31572;的有点快了,丁颜的话,是问我看完了萧扬的资料,还是问我欣赏完她了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果然,丁颜又开?#21363;?#37327;我,过了一会才说道:“其实,他的身世很简单,在加拿大的生活也一点都不复杂,至于他的性格爱好之类的,也完全可以忽略不计,因为,以前的他,没人了解,而现在的你,就是全新的他,以后,你只要按照你的方式去做事情就好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一字一句,说完之后,又接着说道:“你刚踏入萧家,大夫人跟萧龙是绝对不可能让你进入家族产业的,而这一点,海哥也帮不上忙,毕竟你是一个新人,如果一来到江海市就让你接管萧家的产业,那么,他不是在帮你,而是在害你,你看完了萧扬的资料,你应该知道沈洛当初离开江海市去加拿大的原因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试探的说了一句,“大夫人要害她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点点头,“一山不容二虎,更何况还是一头母老虎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这话说的太贴切了,总之,见到那个大夫?#35828;?#31532;一眼,我第一时间就将她跟泼妇两个字?#22812;常?#21035;怀疑,我可是学心理学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现在最迫切要做的事情有两样,第一,提高自己的知名度,让外界都知道,你萧家二公子回来了,第二,你要证明你自己的实力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盯着我,“萧扬刚下飞机,萧龙就敢动手,他就是害怕有人知道萧扬的到来,所以,知名?#26085;?#19968;点,最为重要,一旦?#24125;?#20154;都知道你回来了,那么,他萧龙就会有顾虑,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,公众号[狼行小说] 回复数字86, 继续阅读高?#36744;欢希?#33267;于实力的问题,这也是我让你进入名媛的原因,名媛KTV是我的产业,接下来,?#19968;?#23558;那里的管理权全部都交给你,半年之后,我希望你能够让它成为江海市最火爆的娱乐场所,?#20146;。?#27809;有之一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喃喃的看着丁颜,?#25226;找蹋?#29616;在的名?#20081;?#32463;是江海市的头牌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错了,除了名媛之外,还有夜宴,说白了,我就是要让你在半年之内干掉夜宴,至于这里面的原因,你以后就会明白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支支吾吾的答应了一声,其实这游戏接下来要怎么玩我真的不知道,我怎?#32431;矗?#37117;好像是找死的节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名?#36335;?#38754;的相关情况,我明天会带你过去,以后,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阿雷商量,将名?#20262;?#25104;名副其实的第一,那样,就没人会怀疑你的实力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似乎对我很?#34892;?#24515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苦涩的笑了笑,?#25226;找蹋?#23089;乐场所的管理,还有KTV方面,我,我,我不是这方面的专业啊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对着我眨巴了两下眼睛,温柔的看着我,“小扬,?#25214;?#23545;你?#34892;判模?#21487;别让我失望哦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操,我突然感觉丁颜有点勾引我的意思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云海的三老?#29275;?#30475;那老?#19968;?#36538;在?#30097;?#30103;养院不生不死的,丁颜,不会饥渴难耐了吧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9029;?#35748;,我又胡思乱想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怪不?#24125;?#20154;都说色胆包天色胆包天呢,我觉得说的就是我,这都什么时候了,我竟?#25442;?#33021;想到那些方面,我真佩服我自己。“好了,时间也不早了,我带你上去休息!?#36924;?#24133;有限 关注徽信,公众号[狼行小说] 回复数字86, 继续阅读高?#36744;欢希?#19969;颜站了起来,我跟在她的身后,一路闻着她的香味缓缓的上了楼。楼上的小客厅沙发上放了一套衣服,丁颜递给了我,然后?#31181;?#20102;指我的房间,“这是给你准备的,那里是浴室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折腾了一晚上,我实在也够累,想了想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,拿着衣服就进了浴室,刚将门关上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颜这女人,不会真要给我什么暗示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