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
    1.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     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        <output id="aetbp"><font id="aetbp"></font></output>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      1. <output id="aetbp"></output>
        <li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thead id="aetbp"></thead></ins></li>

        1.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nobr id="aetbp"></nobr></ins></dl>
          <dl id="aetbp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etbp"><bdo id="aetbp"></bdo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put id="aetbp"></in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thead id="aetbp"></thead></ins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etbp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etbp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output id="aetbp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etbp"><ins id="aetbp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跟病友分享凌辱的故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跟病友分享凌辱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跟病友分享凌辱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得大学三年级的时候,我因为急性肠胃炎入院,家人每天都来探望我,爸爸来过一次,妈妈、妹妹和女友每天都来。最初两天我不能吃东西,只能从静脉注射葡萄糖,全身无力,昏昏沉沉就过去了。但我本来体质就相当不错,到?#35828;?#19977;天就复原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住的这间病房?#26657;?#24352;病床,最初入院时好像?#26657;?#20010;病人,但这两天?#26657;?#20010;出院,所以剩下我和旁边一个三四十多岁的男人,我们没事可作,就闲聊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他叫阿阳。这个阿阳根本不像生病,他是十二指肠发炎,入院已经一个星期,像他这么健壮的男人,应该复原了吧,但他就是每天这里那里装痛,又继续留院。他也老实跟我说,他不想上班,反正公司有医疗津贴,就多在医院里住几天。哼,好一个懒惰虫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体恢复之后,就觉得时间多得不知道怎么打发,我就跟这个阿阳扯东扯西谈起来,两个臭男人有甚么好谈天?不久就转入淫色这种话题上去,先谈到A片那个日本女星的淫叫声最好听,又谈到那本H漫的画工最美、情节最令人喷血,接着又说到平时的艳遇,在甚么地方最容易偷窥女生裙底春光,在那个酒吧最容?#35013;?#22969;,把妹之后又带到甚么地方嘿咻。不愧是个三四十岁的?#19968;錚?#32463;验还真?#27426;啵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傍晚,妈妈和妹?#32654;?#25506;望过我,她们回家之后,我和阿阳又继续聊天,说着说着竟然说起家人来。嘿嘿,原来这个阿阳小时候就偷窥他妈妈和姐姐洗澡,有一?#20301;?#36225;他姐姐睡觉时,偷偷掀开她的睡衣,还拿出鸡巴在她嘴巴旁边打手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来他把话题转到我身上,露出色淫淫的笑容说:「你妈妈和妹妹都很亮丽,难道你没有对她们想入非非吗?」干他妈的,刚才妈妈和妹?#32654;?#25506;望我,她们美丽的外貌早就落入这好色?#19968;?#30340;眼帘里,我想在他的?#30340;?#23376;里,可能已经在幻想怎么淫弄她们,干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他的话题却触动我的内?#27169;?#21453;正过两天离开医院,?#38498;?#19981;会跟这?#19968;?#26377;甚么来往,现在跟他胡扯也不会有甚?#27425;?#39064;。于是我也像他那样绽出色淫淫的样子说:「当然?#26657;?#19981;单单是我想入非非,很多色狼也对她们垂涎欲滴呢!」我看阿阳两个眼睛都睁大了,张开嘴巴快要流出口水来:「色狼?你说她们曾经被色狼糟踏过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点点头,表情上装得像?#34892;?#24551;郁,但心里却扑通扑通乱跳,我要当着这个好色的?#19968;?#38754;前讲自己妈妈和妹妹遭到色狼蹂躝的往事,那种感觉实在又羞辱又兴奋。我就讲起以前我小时候全家坐长途车回乡,因为路途遥远,晚上在路过的小旅馆里住宿。爸爸很喜欢?#37027;?#27599;次都跟那些男人通宵去喝酒?#37027;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我们的房门都没有锁上,爸?#32622;?#27425;都快到天亮时,才赌完钱回来。但有一次半夜推门进来的不是爸爸,而是当地一个专门强讨钱的流氓,他先把我们的钱都偷走,然后整个人爬上妈妈那张床上去。那时我才七岁,和妹妹睡在另一张床上,那个坏蛋爬到妈妈的床?#21916;?#20037;,我就听到妈妈在床板上挣扎的声音,我当时吓得不敢动弹,只听到好一阵子丝丝嗦嗦剥掉衣服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哇塞,你妈妈被那讨饭的色狼剥光衣服吗?」阿阳鼻水都流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对呀,?#19968;?#21548;到妈妈说不要、不要、?#38498;?#19981;敢了,但她的衣服就一件件?#35805;?#25481;,扔到蚊帐外面来。」我虽然写色文好几年,但把这种淫事说出来,?#19981;故?#24456;不好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妈妈衣服全都剥光吗?那你就有看到她的奶子和屄?」他急促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嗯,最初没看到,后来那个坏蛋把我妈妈压在床板上腾动着,所以蚊帐就掉了下来,我看到妈妈真的被那色狼剥得全身光?EB?#30340;奶祝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那坏蛋握在手里玩弄,搓来捏去,把她的奶头挤?#20384;矗?#20877;用嘴巴去嚼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妈妈被他弄得啊嗯啊嗯叫起来。「说起自己的妈妈被坏蛋淫弄,那种感觉很羞辱,但却使人有种莫名的兴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你妈妈最后有没有被那色狼干进屄里?」阿阳急得自己乱摸裤裆,我真担心他会忍不住射出精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当然……?#23567;!?#25105;说的时候?#34892;?#38590;堪,但心底里?#20174;?#31181;异常的兴奋,使我说下去,「那色狼就骑在我妈妈身上,把她两?#26085;?#24320;,他那粗腰就强压下去,大鸡巴就整条插进我妈妈的屄里,然后就不停抽出插入乱搅乱干起来,把她干得又哭又?#26657;?#37027;时妈妈也才二十几岁,?#25925;?#20010;年轻的少妇,平时爸爸跟她做爱,也都是温温柔柔的,但那次那个流氓可真粗暴,鸡巴又大又长,整根捅进她的屄里,还要上?#20262;?#21491;乱动乱搅,把她强奸得不成样子。」我自己说完,鼻血也差一点喷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阳一边听一边哇哇地附和着说:「那个色狼干了多久?」「总共干了一个多小时,中间好像停下来几次,但那坏蛋看我爸爸还没回来,就又抱起我妈妈,弄得她像像狗母那样跪在床上,然后从后面再干她一次,他那条粗大的鸡巴?#36136;?#36830;根插入我妈妈的屄里,一共干了三次,还在她屄里射精。」阿阳听得很兴奋,我想他的脑里内一定在想像我妈妈被坏蛋强奸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听我讲完,还意犹未尽地?#21097;骸?#21518;来呢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后来那坏蛋就跑掉,妈妈穿好衣服挂好蚊?#21097;?#36825;事淫事就完了,但我看到阿阳听得这么兴奋,自己也讲得这么兴奋,就乾脆来个「加强版」,于是继续讲下去,「后来爸爸到了天快亮的时候才回来,那个坏蛋还抱着我妈妈的头,鸡巴正干着她的嘴巴,他和妈妈都吓了一跳,但我爸爸却是喝得醉熏熏,走路歪歪斜斜,来到床边就往床上倒下去,然后就呼噜呼噜睡去。」阿阳兴奋地淫笑起来:「哈哈,你爸爸那次真是便宜了色狼,戴了绿帽还不知道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?#22253;。?#29240;爸倒下去?#21476;?#21040;那个坏蛋,但他却一点也不知道妈妈给那坏蛋已经强奸过三次。那个坏蛋见我爸爸睡得醉醉的,就又抱起我妈妈,妈妈吓坏了,不敢太用力挣扎,结果又给那个坏蛋打开两腿,大鸡巴又再一?#32963;?#36827;她屄里,这?#20301;故?#22312;爸爸身边干她呢。」反正后面这些情节都是创作出来,就干脆把妈妈说得淫荡一些,「那色狼每一下都干得很深,妈妈最初还咬着牙齿不作声,后来给他连干四五十下,就美得全身发抖,顾不得我爸爸就睡在身边,?#30475;?#21627;吟叫床起来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阳听我讲完妈妈被色狼强奸的事件之后,还?#20197;擲只?#22320;说:「嘿嘿,幸好那个坏?#29240;话?#20320;妈妈干四次,如果多干几次,你妈的屄可能被他干破,说?#27426;?#34987;他弄大了肚子,你又多一个弟弟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他娘的,听完故事还要发表意见,?#27809;?#20398;辱我妈妈,真是气人,但我听了鸡巴竟然翘起来,还回答他说:?#22919;?#26159;嘛,那个色狼真够坏,竟然敢在爸爸身边把妈妈奸污得淫声连连,又把精液全射进她屄里,妈妈很可能已被他那么多的精液弄大了肚子,只是后来偷偷去拿掉,那时候我年纪还小不太清楚。」我不但没有厌恶这个同病房的阿阳,还继续绘声绘色地说着,看来我那种喜欢凌辱女友的变态心理更?#29616;?#20102;,连讲妈妈被别人凌辱的事情还喜?#22871;?#30340;,简直不像话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3601;輟?!---->